彩妆滞销整形大热韩“颜值经济产业”洗牌

疫情期间韩国化妆品行业整体低迷,不少化妆品巨头纷纷选择关闭部分线下卖场。与之相反,同样有关“面子工程”的医美整形行业在疫情中战绩斐然。不少传统行业的从业者为了度过“疫情寒冬”,开始探索新的发展模式,加入网络直播大军,积极“带货”,渴望把流量转变为销量。

戴口罩的行人裴埈基摄

逐渐“暗淡”的韩国彩妆业

得益于“韩流”在全世界的影响力,韩国的彩妆备受追捧。在韩国,化妆是很多女生的“必修课”,韩国彩妆的销量一直非常可观。但受疫情影响,人们外出活动减少,即便外出也必须佩戴口罩,因此人们对化妆品,尤其是彩妆的需求大幅下降。整个韩国彩妆行业的销量急转直下,经营状况堪忧。据韩国统计厅调查显示,今年上半年韩国彩妆化妆品行业总销售额和营业利润同比下降30%。

为了降低群体性感染的风险,韩国政府下令,民众在所有公共场所都必须戴口罩,人们“露脸”的机会越来越少。很多女性日常都只化淡妆或直接素颜,口红、腮红、眼影等彩妆都没了“用武之地”。

受疫情影响,不少化妆品品牌专柜取消了顾客线下体验、化妆师驻场教学等活动。以韩国某规模较大的化妆品品牌为例,因为担心线下卖场发生感染事件,年初疫情暴发时,公司就决定中断在线下卖场为顾客免费提供的化妆课程。这一课程曾深受顾客欢迎,满足了他们“先体验、再购买”的需求,一直以来是品牌维护客人的重要方式。课程中断后,卖场销量一落千丈。

有化妆品行业的相关人士在接受采访时称,顾客购买化妆品,尤其是彩妆,想要选到适合自己的款式,“体验”是必不可少的一环。因此大多数化妆品品牌都会在柜台提供试用服务,但受疫情影响,消费者无法进行试用,化妆品的销售额自然也会随之下降。

另外,海外游客数量呈断崖式下跌也是导致韩国彩妆滞销的重要原因。今年的韩国彩妆市场需求严重萎缩,原本在明洞、弘大、江南等旅游热门地的商业街内,化妆品品牌连锁店比比皆是。但疫情暴发后,这些商街门可罗雀,不少店铺纷纷关门。据调查,韩国彩妆品牌爱丽小屋今年第三季度总销售额为266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6亿元),同比下降了33%,亏损额达51亿韩元(约合人民币3000万元)。其它彩妆品牌的状况也与此类似,几乎没有盈余。

彩妆市场一片惨淡,但一些基础护肤品却销量大增。因为长期戴口罩,出现皮肤问题的人增多,针对此类问题的功能性护肤品销量大增。比如能够缓解皮肤炎症的洁面类产品,药妆类精华和面霜等,都成为消费者的“新宠”。

韩医美整容业迎来一波“小阳春”

虽然实体经济愁云惨淡,但是韩国的医美整容行业却意外迎来一波增长。

一名不久前做过整容手术的孔女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因为居家办公不用跟同事们见面,即便出门也都戴着口罩,所以原本尴尬的恢复和消肿期也不用休年假,可以一直工作。”孔女士认为,这段时间是做手术的最佳时期。

和孔女士抱着同样想法的韩国人还有很多。一位在首尔江南区经营整容医院的医生透露,疫情期间医院的咨询量不减反增。目前,该医院的手术已经排期到了明年1月中旬。

据悉,1至10月,韩国整容业、医疗美容业的销售额同比各增加10%。有韩国媒体称,对于有整容意愿的人来说,“疫情隔离期”就是“黄金恢复期”,在疫情期间进行手术确实是不错的选择。

韩国掀直播卖货热潮彩妆行业积极“自救”

虽然今年韩国线下百货商店、超市等实体店的销售额下降,“非接触”式的网络购物平台业绩却不断攀升。据韩国统计厅调查显示,今年10月,韩国网上购物总交易额约为14.2445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856亿元),同比增长了20%。

近几年,中国“直播带货”成为新潮流。受此影响,加上“隔离经济”的兴起,韩国业界也看到了直播带货的商机。比如,很多时装、彩妆企业开始培养“主播”,力求通过直播带货寻找新的突破口。

据悉,韩国零售业巨头百货新世界集团今年4月出资26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5亿元)成立了视频内容制作公司Mindmark,并在9月收购了电视节目制作公司Studio329,布局网络直播销售。

今年10月,韩国最受欢迎的即时通信软件Kakao也加入了直播卖货行列。截至11月20日,Kakao购物直播在开通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已突破了1000万的观看量,约占韩国人口的五分之一。

同样想在直播销售的蓝海市场分一杯羹的还有韩国可隆工业公司的户外运动品牌“可隆运动”。10月,该公司在旗下购物网站进行了连续4周的直播销售,主打商品为大衣、羽绒服、饰品等。在此期间,可隆购物网站整体销售额同比增加了25%。

韩国发达的“颜值经济产业”经过疫情的洗礼呈现出新的变化,随着疫情进入长期化,考验还将继续。如何在外国游客市场萎缩的情况下,大力发展以韩国顾客为主的国内市场,将成为目前这一阶段韩国“美业”的重要课题。

编辑:珍惜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